現在想想,覺得自己很難再像當初那樣去喜歡著一個人了。那種源自對愛情的好奇和憧憬,轉變成一種莫名直接的情感,然後很湊巧地,附加在了你的身上。以前有人問過我,為什麼喜歡你?說實話,我也不知道。你懂的,有時候我們做的事總是那麼缺少言之鑿鑿的理由,包括喜歡一個人。可能是迷戀你身上獨特的發香,可能是像飛蛾般想要靠近你心裏的光,也或許僅僅是想一直看著你的微笑。你知道嗎?每次你對著我笑的時候,我明明在心裏狠狠地告誡自己,那只是你良好修養衍生出的禮貌性動作,根本沒什麼別的意思,可是心裏另一個靈魂,卻像是初次喝酒般,早已陷入那種飄忽的沉醉了。我甚至一直以為,你嘴角上揚的弧度裏,有我不停搖擺的倒影。
我知道我在騙自己。
不止一次幻想過:要是能和你在一起,哪怕只有一天,該有多好。可事實上,你的身邊,有更多更好的人,她們圍繞著優秀的你,而我,只能從人群的罅隙裏,窺探一點你硬朗的側面。人頭攢動的時候,有人在努力靠近的時候,你一定疲於應對,那,我是不是該知趣地離得遠遠的,默默觀望呢?可不知道怎麼了,心裏還是不受控制地,抱有很多很多幻想。希望那個坐在你單車後座的人,是我。希望那個坐在你對面看著你埋頭吃飯,無暇顧及其他的,是我。希望那個被你用相機記錄美好瞬間的人,是我。希望那個在冬天和你彼此依偎取暖的人,是我。希望那個被你牽手,被你擁抱,被你微笑的人,還是我。那個呆在你世界門外小小角落裏的我,多希望自己手裏捧著的三寸天堂,能照進你彌漫的皎潔月光呀。
我是不是不該這樣騙自己?
曾經一直覺得喜歡是相互的,但眼睜睜看著時間像啤酒泡沫一樣翻騰出命運的酒瓶的時候,靜靜等待你回頭看我一眼卻一直在轉角交錯的時候,我才明白,原來喜歡真的只是一個人的事。只有愛,才有資格稱得上彼此。但很明顯,你對我,連喜歡都算不上。有時候覺得自己有點傻,為了讓你知道我喜歡你,或者為了讓你同樣能喜歡上自己,會創造一些意外的“偶遇”機會,只為道一句“真巧,你也在呀”。會看你分享的好看的小說。會因為想要知道每次你塞上耳機聽的是什麼歌,而四處打聽,旁敲側擊。會開始留起你喜歡的長髮。會努力讓自己變得更淑女更有女人味。會開始關注以前一無所知的球賽,只因為你曾在我面前提起過你喜歡某個隊的某個球員。會......

紅塵如夢,誰是誰生命裏的過客,誰又是誰一生的癡念?誰為誰靜守花開,誰又為誰在低眉淺唱,訴一曲莫失莫忘!一個回眸便定格永遠,誰又能擺脫塵緣裏的牽絆拉菲紅酒
 
  遊走在文字裏,如水的心只想靜淌一世煙火,那份灼烈,那些文字,只當做過客去品讀。表面沉靜,卻掩不住心底的微瀾。那些情何嘗不懂?那份念只在心底滋生。有些腳步前行一步便無歸途,有些感情只能寄予來生。來生你若感念,便在那個紅蓮池畔守候 ,縱使穿越千山萬水,依然會隨風而去,舉案齊眉,牽手一生!
 
  也許前生你就是那江南才子,我便是那朵綻放的紅蓮,伴著你才思泉湧,伴著你墨香溢滿那素潔的紙箋 。你的文魂化作蓮心,今生她才會癡念文字,與墨為伴。今生的相遇,就是那彼岸的花,沒有擺渡的船,飛不過蒼海桑田。無法泅渡,隔岸相望葡萄酒
 
  你說我不懂,你又何嘗懂得?人生本就有許多交錯,不在合適的時空遇見,都是錯,錯就不能隨心前行。只能是相遇的緣,沒有相守的份,不要被貪念驚擾靜好的歲月!
 
  把一份思念訴與筆端,可無論怎樣的文字也無法詮釋心底的這份念!多想化作這漫天的飛雪,女士脫髮 飄落你窗前,伴你渡過夜的無眠!多想化作那冬日的精靈,輕觸你的臉頰,微微涼,卻有淺淺暖!

中國現在的地球監視與觀測衛星主要關注本國及周邊區域,其具體數量屬於國家機密。據池天河估計,美國類似衛星的數量在50顆左右。 按照池天河的說法,中國的衛星專案將在何時啟動尚不得而知。一旦獲得政府批准,衛星會在約兩年後發射升空。 據知情人透露,在馬航客機失聯之後,有資深科學家通過中國工程院向國家領導人遞交了一封信,希望開始建設全球性衛星監視網路。 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專家劉瑜認為,該專案的目標“宏偉得幾乎令人難以置信”,假如獲得批准就會從根本上改變中國實施觀測的能力。 劉瑜說:“現在的國際性地球觀測服務都由歐美國家主導,但假如中國以此為目標發射50多顆衛星,整個行業的情況都會發生變化。” 他說:“太空中的中國衛星越多,我們的工作就越容易做。部署在不同位置、裝備了不同感測器的眾多衛星把數據傳回來,我們通過分析這些數據就能更好地瞭解被關注區域的情況。” 報導稱,即使獲得政府批准,衛星專案還要面對各種技術難題。如果希望像預想的那樣迅速建立全球性衛星網路,中國每年的發射數量就必須增加近一倍。這將挑戰酒泉、太原、西昌等現有發射中心的負荷極限。這些地方還要完成中國其他太空任務。 不過,位於海南文昌的發射中心的升級工作已經完工。航太業內專家認為,這將極大增強中國的火箭發射能力,使監視衛星專案成為可能。劉瑜表示,雖然之前取得了部分進展,科學家還需要進一步提高衛星成像設備的技術水準。 同樣供職於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的郭子祺認為,大約50顆新衛星的運行將由諸多部委負責,協調工作因此困難重重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